我在澳门的日子第二季再向虎山行之Ace in the hole

英文里,Ass是臀,hole是洞。那Asshole是什么?就是臀部那个洞。粗人谓之“腚眼”,我等文人谓之“菊花”。以扑克比之,27o就是所有玩家的菊花牌,很臭。

 

英文里,Ace是A,hole是洞。那Ace in the hole是什么?是“A到你的洞里面”,亦或是“菊花里藏了一个A准备出老千”?No no no,这个短语的意思是:杀手锏/秘密武器/隐藏王牌。以扑克比之,什么样的手牌可以算Ace in the hole? 那要符合三个特征:


1. 既然是“秘密武器”,就必须不能强的太明显。AA、KK这样的超强牌自动丧失入选资格。

 

2. 既然是“杀手锏”,就必须用这手牌赢过不少大锅。

 

3. 既然是“隐藏王牌”,就必须不能因为这手牌输过大锅。被人打得满地找牙的不是王牌,是王八。
 

前阵子在北京和朋友聊天,他说他的Ace in the hole是方块68,因为他这辈子打牌只拿到过三次同花顺,全是方块68击中的。(题外话:我打现场扑克见过若干次同花顺,自己迄今从没拿到过。硬四条倒是拿过8次。同花顺的概率是四条的6倍而已,按概率快出来了...

 

J9,是我的Ace in the hole。

 

第一季里记录了一手牌,某天我换桌的第一手牌,在大盲拿到J9,翻牌中了坚果顺子+同花顺听牌,清了一个韩国女pro。14年元旦的澳门大战,J9再次扬眉剑出鞘...



这手牌,前位两家limpin 50,我在CO位置拿到J9o,也随手放了50跟进。Button位置是个非常凶的reg,加到200。前位两家limpin的都call。在button加注的瞬间,我的第一反应是“J9o这牌我浪费50干嘛”,准备fold了。但是前两家都call了,加上CO位置不算差,我还是咬牙call了。(其实当时真不想call)

 

翻牌居然是彩虹JJ3...一手本来准备扔掉的牌击中了trips...前面两家都check,我也check,希望button的reg以他一贯的松凶风格,在这个比较干的牌面上做cbet。但那个reg也不傻,很快check behind。

 

转牌居然是个9...牌越发越好,从三条发成了顶葫芦...前面还是check。我在800的pot下注300,希望有人有个9,或者口袋对子,或者手牌QT抽顺子能call上来。反正这些牌对我的顶葫芦基本已经drawing dead,让他们便宜点“听牌”吧。

 

有意思的是,button的reg很快fold,前面一个pro“红衣大叔”check-raise到900!


红衣大叔是上海人,精瘦,很脸熟。他是50/100的pro,偶尔来25/50玩。同桌过几次,他打的很好(对比我的水平而言)。我第一次学到“blocking bet”,就是看他在某手牌里的河牌下注,让我回味良久。德州扑克区在星际赌场的三楼,正式名称“扑克王俱乐部 Poker King Club”,出产印着“Poker King”logo的红色外套(可以现金买也可以积分换)。红衣大叔常穿这么件红色外套,令人印象深刻。

 

我打牌有个毛病:拿到nuts时很激动,往往不能冷静分析对手range而是直接迫不及待的推all in。天知道,我这个毛病让我损失了多少value...

 

当时又是这样。看到有人加注我的nuts,我立刻站了起来,盯着JJ39的牌面仔细看了几十秒 – 不是在分析对方的牌,而是在确认自己的J9确实是nuts。随后,我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:All in!  (唉,没有分析,没有思考,拿到nuts就猴急猴急all in。扑克的世界里,我要提高的地方太多了。)红衣大叔在一秒之内就call了。结果当然是我赢,筹码翻倍。桌上有牌手议论:他是AJ吧?心情大好的我,一边收拾筹码一边说:这位大叔我认识,他打的很好,他AJ一定不会call这么快,肯定也是葫芦。红衣大叔没有出声,但是听到了我的话。也许是出于对冤家牌的遗憾,他慢慢的翻出了底牌:33。果然也是葫芦。

 

这真是:

 

口袋J9在手,


桌上钞票我有。


今年葫芦揽月,


去年顺子捉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