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士列传最天才的德州扑克选手:斯杜.恩戈1

      中文称喜欢DU的人为赌徒,通常是含有贬义的。带徒的词儿如匪徒、暴徒、狂徒还有叛徒,连学徒都算上,不是脑子不够就是品行不端,要不就是本事不够, 总之是哪欠点什么。英文中与赌徒相应的gambler就好听多了,基本上是个中性词。著名赌徒、两届WSOP世界冠军刀友-不让孙(Doyle Brunson)就自豪地说“I am a gambler, I will always be a gambler, I can not be anything else” 。我要谈到的赌徒,都是扑克玩家,至少不缺脑子,德也不比普通人缺,所以我要为其正名,不用赌徒这个词儿。下棋的称棋士,习武的称武士,打仗的称战士,DU的不妨称博士。但现而今博士这个词也被人糟蹋得不行了,骗子一大堆不说,当官的有钱的都能随便成为博士。所以,还是不与之同流合污的好,称赌士更牛逼。

 


      言归正传。在群星灿烂的扑克界,如果问谁是最佳扑士(best poker player),虽然Doyle Brunson, Johnny Chan, Phil Ivy, Daniel Negreanu, Chip Reese 等都会有不少拥趸,但无疑多数人会把选票投给斯杜-恩戈(Stu Ungar)。如果再问谁是最天才的选手的话,则毫无疑问非恩戈莫属,其他的人都望尘莫及。恩戈在扑克上的辉煌战绩令人难以置信。同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在生活中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。不但生活自理能力近乎弱智,几度从百万富翁变成身无分文无家可归的流浪者,且染上了吸毒的恶癖,并最终为此而中年丧命。别人DU是为了赢钱,恩戈则相反,赢钱的目的是为了DU。终其一生恩戈对钱缺乏应有的尊重,从没把钱当钱,而是只看作DU的工具。对于他来讲,生命的意义就在于DU。扑克、金(gin,一种用扑克牌玩的游戏,有些类似麻将的玩法。两个人玩,每人手里发10张牌,通过吃、碰而成牌)、21点、体育比赛、跑马赛狗,没有他不玩的。还一次没摸过球杆就敢跟人赌高尔夫球,当然输一大堆钱了。

 

 

斯杜-恩戈,1953年出生于纽约一个犹太家庭。其父老恩戈是从匈牙利移民到美国的。虽然小学都没读完,但老恩戈不乏犹太人的精明,从开杂货铺到开酒馆兼坐庄开赌,三十多岁就积累起了百万家财。男人有钱易学坏并非中土特色,放之四海而皆准。恩戈之母菲并非老恩戈的原配,而是二奶转正,恩戈出生的时候原配还坚持不肯和老恩戈在离婚协议上签字。菲也是个好赌的人,而且是臭棋瘾大死输不赢的那种。虽然老恩戈对小恩戈严加管束不许学赌,怎奈小恩戈乃是千年不遇的DU大天才,跟牌有关的游戏,一看便会,一学就灵,且耳濡目染,少年的恩戈就和DU结下不解之缘。据说十岁时就赢得了一个金比赛的冠军。恩戈12岁时,老恩戈心脏病发作撒手归西,恩戈成了无拘无束的小鸟,混迹于纽约各地下赌馆,如鸟投林。两年后更辍学专赌,14岁就成了职业赌士。这期间他结识了纽约黑道上的人物罗马诺。这个罗马诺也不是凡人,应该算儒匪吧。在他50岁生日之前,有22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。倒也不是虚度,罗马诺在监狱里自学桥牌而后成为大师,更在狱中练成了一门独步江湖的硬功夫:把韦氏大词典背得烂熟。你随便挑一个单词,他不单说出在某页,而且能一个不漏给出该词的所有解释。出狱后他常以此和人设赌,无往不胜。罗马诺看上恩戈,一方面爱才,看准以后有利可图。另一方面也是义气,他从前跟老恩戈有一定交往,见了这个没爹的天才小子,就将其收入门下,对其照顾呵护形同义子。有一次恩戈和一个叫大卫的人赌牌,对手输得恼羞成怒,提起椅子砸向恩戈。好在恩戈逃得快,没有受伤。数天之后大卫被人击毙。罗马诺还把恩戈引见给黑道大佬。有此一层关系,尽管恩戈直到去世仍是个身高不过一米六,体重不足90斤的小瘦猴儿,倒也没人敢欺负。后来恩戈到拉斯维加斯,欠了当地黑道老大的钱逃之夭夭,比赛期间被杀手在厕所里擒住,也只是令其交出拿了冠军的五万奖金来还债,没有要他的命,也是碍着罗马诺等纽约黑道人物的面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