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感悟:现场大部分人很松!九人局。

我有一个买入,100BB不到一点。其他人差不多。

CO位置上来了AcJc,raise to 7BB,获得了大家“强烈支持”,4人留守,加上我的近40BB,摇头不止,就当AJs没来过,准备向大家投降。

FLOP:Ah ,Kc ,3c

check声到我上家停止了,上家是个标准TAG,沉思片刻,push all in。

我后面的庄位已提前fold(不标准,但是经常可以在现场牌局看到),我基本是最后一家了,陷入沉思。

后位limp,已有3人CALL的情况下最后一个再call raise 6BB,能做这个push,我把他的牌分为

领先我:一对(AQ)两对(AK,A3,K3)set(AA,KK,33)

落后我:一对,花顺抽(QcTc,2c5c,2c4c)等等...

他AK,set领先我的时候,我将有1/3概率追上(现场中,我把这AA,KK的set可两种已经几乎排除)

他AQ,A3,K3,领先我的时候,我将有超过一半概率追上。综合上述我把他领先我能追上的可能放在了40%上。

Q2 h6 p我领先他的时候,他将万劫不复。我把我赢面放在了90%

但是我在重新评估落后领先的百分比的时候,是这样看的

我落后可能95%,领先5%, 因为对手是个标准的TAG。

落后95%*40%=38%

领先5%*90%=4.5%

只有42.5%,但是筹码比90:130,约为 4:6

好了,还算是合算的买卖,我含着泪上了。只有一个buyin,看着桌上的大量的筹码,看看手里的一个buyin!几乎最后一家做决定了我DU了。

开牌:对手AKo

river:4d

拍拍桌子,说声nice hand!默默弃牌无语。